迎合年輕人的互聯網不懂“00后”

首頁 > 觀點 >正文

【摘要】那些80、90“棄如敝履”,早已不再新鮮的東西,正在他們之間悄然蔓延開來,互聯網因此成為一個輪回之地。

  歪道道 原創  ·  2019-12-25 13:04
迎合年輕人的互聯網不懂“00后” - 金評媒
作者: 歪道道   

曾經,我們多半認同互聯網應該是列沒有終點的單程車,永遠只進不退。最近一段時間,不少聲音熱衷于討論00后在互聯網界扮演的角色,起底00后的網絡日常,也在某種程度上多多少少沖擊著原本的固相認知。

就好比火星文泯然已滅,如今的縮寫風令人費解一樣。各方一路探索下來,不難發現在00后互聯網生活里,依然有諸多不為外人所知的存在,那些8090“棄如敝履”,早已不再新鮮的東西,正在他們之間悄然蔓延開來,互聯網因此成為一個輪回之地。

00后手機里林林總總的軟件中,我們或許也可以窺探一二。除了傳統的微信、QQ以及微博這樣的傳統應用,一大批兼容娛樂社交的小眾APP正受到00后群體的高度歡迎,簡易App小肚皮、名人朋友圈之類席卷00后娛樂時間的同時,也越發表現出整個用戶群在互聯網中的特殊引領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據初心資本的調查顯示,00后下載的小眾App(即應用商店Top1000以外)的意愿極高,是所有年齡用戶群均值的1.3倍左右。

外界的茫然VS互聯網的迎合

念初二的淇淇有個令自己十分驕傲的身份,某語言Cosplay群管理員,她在群里的角色名片(俗稱“皮”)是迪麗熱巴,相應地,群里的明星陣容堪比任何一場明星紅毯秀。“這是陸地CP粉的群,迪麗熱巴是女主,鹿晗的男主,關曉彤是女配。平時我們pia戲都是要按照人設來的!”淇淇表示。

熱巴是善良勵志的女神,關曉彤是背景光環下的刁蠻公主。翻看群里的聊天記錄,簡直是大型同人瑪麗蘇偶像劇,現實生活中,鹿晗的正牌女友關曉彤躺著也中槍。

據悉,這種語言Cosplay是類頗為“古老”的游戲,2004年左右興起與百度貼吧,早年間在微信、QQ、貼吧里因大規模自發組織而流行過一段時間,時至今日,甚至衍生出一些垂直化APP 在這里,用戶不可以選擇想要扮演的明星,還可以是影視劇中的魏無羨、藍忘機,動漫里葉修、柯南,甚至可以是現實中的商界大咖馬云、王健林。

盡管外人一臉茫然,看著劇情哭笑不得,但這似乎并不妨礙其茁壯生長,某00后綜藝里有句話:誰都沒有理由將自己所認為不尋常的歸結為不正常。

例如知名度頗高的“名人朋友圈”,僅在上線4個月,用戶量增長至10萬多,產生朋友圈內容就多達1400多萬條,ASO100總下載量將近400萬。

某種程度上,這算是互聯網在迎合00后小眾喜好的一次典型“妥協”。就目前看來,00后興趣中囊括的小說、漫畫、古風、耽美、漢服等等小眾的二次元圈層,無一不在吸引互聯網行業的注意。

無獨有偶,不少創業家聚會的主題聚焦在00后身上,特別是2018年以后,00后逐漸褪去青澀,成為互聯網的主力軍之一,與此同時,這批用戶的興趣習慣在資本市場里炙手可熱。

雷軍此前在微博公開表示“世界未來一定屬于00后”,還有專家在行業大會上特意科普縮寫語言、飯圈、二次元等概念。00后儼然成了互聯網圈繞不過去的一個話題,很多在外界看來,幼齒、低等、小眾的APP也隨之而生。

2.png

其實,這兩年是小眾圈APP們的高光時刻。近日,阿里上線漢服社交APP古桃、虎牙上線花夏,耽美創作魔想”App誕生;00后用戶占多半的“靈魂匹配”Soul的注冊用戶超過五千萬,一度登上社交榜第一名;“最右”融資達8000萬美元;性格測試“唔哩星球”上線4個月獲得15萬注冊用戶,其中70%00后;今年12月份,動畫捏臉逗看融資成功,目前最高的一條短視頻播放量達到1124萬,72萬點贊。

此外,還有番薯小報、小肚皮、擴列、魚泡泡、Saiya閃光相機等年輕化互聯網產品也風靡一時……就社交領域來說,僅2018年誕生了159款社交App,玩法上無一不在打破傳統,花樣百出,整體融資總額增長達到68.2%

小眾是一種“人生”態度

在淇淇的手機里,不出意料地發現了數款“非著名”類APP,甚至有幾個平常人聞所未聞,有玩語言Cosplay的,有看小說漫畫的,還有專門的虛擬COS相機。淇淇在下載某款狼人殺游戲時,手機內存顯示不足,幾乎毫不猶豫地刪掉了微信,理由是“占存太大,并不常用”。

很明顯,作為互聯網原住民,00后直接跨越手機最基本的通訊功能階段,娛樂屬性在他們眼里被無限放大,因果相承,在選擇APP上,娛樂有趣大于功能使用。相關資料顯示,94%00后都有自己的手機,最在意的產品特性是社交性、潮流性和個性化。

事實上,00后在網絡生活中選擇小眾APP與社交需求息息相關,很大一部分00后不滿足與僅有的交際網,其中有個不可忽視的要素“擴列”。根據閃聊 App 發布的《00后社交行為報告》顯示,00 后的社交還未成熟,他們對陌生人交友的接受程度高于 90 后,有 40% 的社交訴求集中于“擴列”。

00后社交訴求將范圍進一步往外擴大,這也是近兩年陌生人社交風生水起的原因之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紅杉資本發布的《00后泛娛樂消費報告》里這樣描述00后的群體特征:其父母教育背景良好,雙方均為本科及以上學歷的人群占比在45%。這決定著他們生活水平較高,從馬斯洛需求理論上來講,優質的生活環境促使這類群體對情感和社交訴求強烈,渴望心靈滿足,同時希望有獨立的社交生活圈。

00后在結識一個陌生朋友時,同樣的興趣愛好圈子,尋覓一群靈魂伙伴知己知音會讓他們得到極大的歸屬感與精神契合,換句話說,00后的社交理念不再是單純的認識,而在追求“高山流水”式友誼。在此基礎上,垂直系的小眾APP里的用戶群無疑與之不謀而合。

相關報告也證實了這一點,00后社交的“標簽化”更加顯著,他們似乎更愿依靠“標簽”聚合興趣相同的朋友,談論游戲、動漫、追劇、二次元等興趣的圈層交友占了40%

3.jpg

“五一的時候跟阿珺去西安玩了!”漢服愛好者葉葉說。阿珺同樣是漢服愛好者,兩個人結識于“名人朋友圈”,同袍們經常互曬買家秀,相熟之后兩人便加了QQ,“因為都喜歡耽美小說,經常在一起寫寫小片段,相互閱讀評論……”一個山東人與一個福建人,即使距離相隔千里,也阻擋不了她們成為云閨蜜

與此同時,不少00后將使用小眾APP,愛好小眾文化當成一種人生態度,以此展示獨樹一幟的個性。此前的《00后社交報告》歸納出的種種特質包括“00后愛追星”、“偏愛二次元”、“孤獨而個性”等等。

這種思維側面拉動小眾文化與APP的崛起,正如Soul上流行的一句話,當你的品味越小眾,意味著你欣賞事物、情感、藝術越不隨波逐流。,也恰好是這種心態意味著它們的美來源于小眾,也禁錮于小眾

坦白來講,當一個APP或者文化逐漸出圈后,所謂的小眾品味必將打破次元壁,不再擁有特立獨行的屬性,到那時,00后還會選擇它嗎?這是一個值得互聯網創業者們思考的問題。

互聯網讀不懂00

2018年的《互聯網年度大報告》曾大膽預言,00后代表新人類成為互聯網的關鍵詞之一,在不久的將來,他們將決定著互聯網的發展走勢。從現實發展中來看,事實也的確如此,一款款“小而美”的軟件如雨后春筍,資本市場上的融資也接踵而至。

我們有理由相信,整個大環境對00后的期許是頗為積極的,但資本市場向來“一將終成萬古枯”,單純拋開他們的個性化心理,互聯網擁抱00后到底是不是一樁好生意?牽扯其中的問題比比皆是,首當其沖的就是變現問題。

盡管外界有不少聲音在神化00后的消費能力,從玩轉漢服、洛麗塔、JK制服三位破產姐妹,到炒鞋、炒盲盒等大手筆買賣,諸如“00后存款碾壓90“00后已經開始創業的說法屢見不鮮,但這只是極端個例。

真實的客觀數據并非如此,羅振宇就曾在2018年跨年演講中提到過,現在00后的人均存款是2570元,人均零花錢僅為500/月。換句話說,00后的消費能力實際上并沒我們想象得高。

此外,一款靠00后流量撐起來的小眾APP在用戶粘度與忠誠度上依然有待商榷。

雖然初心資本調研顯示:00后下載Top1000以外“非著名”App的意愿是所有年齡均值的1.3倍,高于所有年齡均值的29%,但同時,00后喜新厭舊的速度也高于其他群體,00后會突擊卸載APP,有近50%的幾率不會裝載原來的產品。

曇花一現的例子從不少見,2015年,主打面對面動作聊天APP“壓寨”在00群體中風靡一時,短短三年,銷聲匿跡。“最右”前腳融資大盛,后腳突遭全網下架。

更重要的是,00后身上或年少輕狂,或懵懂無知,這些年齡標簽使得不少互聯網創業者逐漸混淆認知,仔細觀察市場上絕大多屬于00后的軟件層出不窮的同時,產品畫風卻停留在互聯網發展的N年前:“頁面復古QQ秀”、畫風堪比4399小游戲二次元即王道”……

4.jpg

圖注:某流行APP畫面截圖

在《從非主流到AB站》報告里提到過,“00后的代表性互聯網產品尚不存在。誠然,00后的長成給了創業者又一個突破口,很多人蜂擁而上,整個市場環境卻只能哭笑不得,無論迎合成敗與否,互聯網輪回論是誰都不希望看到的。

歪道道,互聯網與科技圈新媒體。同名微信公眾號:歪道道(wddtalk)。本文為原創文章,謝絕未保留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。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評論: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千禧3d试机号关注码